可乐洱

镜花 陆

【代发已授权.原文微博:傅卿衫】

执笔/傅卿衫

新雪覆在屋檐上,偶有一大团雪忽然从上面滑落砸到式神,而妖狐就是那个倒霉的式神。

妖狐头上一凉,恍惚以为是姑姑常年冰冷的手,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抬手将其拂去。他吸了吸鼻子,哈出一团热气,抬头看天。他忆起,现下距离那场雨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多,那天冰冷的雨水把他的心淋了个透,连带着把大天狗的爱慕也冲淡许多。

大天狗也许是有些愧疚伤了他的心,来找过他几次,被他几次拒之门外后再没有来过。也对,他那么心高气傲,大式神一向如此吧。不过就算是这么想,妖狐的心中还是有点小失落。

他现在应该在哪里和大妖狐卿卿我我吧。

妖狐将围脖往上提了提,恢复到之前看雪景时眼神空洞的状态。

“崽子!”童男的声音打破了周围已经凝固的空气,他由远至近,堪堪停在房檐上,又推掉雪,雪再一次砸在妖狐头上,“妖气入侵,阿爸召集五六星式神集合呢。”妖狐好脾气地把头上的雪再一次抹掉:“这不是大题小做?”“听说这一次妖气很强呢,山兔妹妹都不敢靠近。”童男摇摇头,“你快去吧。”

妖狐从雪的冰冷里缓过劲来,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前不久刚被晴明升到五星,不过即使是五星式神晴明也不常用他,这一次,不会真的事态严重吧?

他慢腾腾起身,随着童男去了集合地点。


大天狗注定是一个耀眼的存在,大妖狐沾他的光也是个比较耀眼的存在,今次的妖气退散,这两个存在同时出现,引起阴阳师和式神们的赞叹,赞叹声不绝于耳。

妖狐也是到了以后才意识到这次的事情有多严重,整个平安京的阴阳师几乎都来了。而集结地不远处就是一大团黑雾,把原来在那里的森林包裹起来,隐隐透着凉气和戾气。妖狐凭借着他不多的经验判断,那里就是妖气入侵的地方。而集结地里,几乎都是各家最强力的式神,妖狐甚至看到了从前从未见过的妖刀姬。

四周吵吵嚷嚷的环境让他十分不习惯,他躲在角落里扫视人群,奇怪为什么没有看到姑姑她们。他好容易想起,姑姑和雪女前些天受了伤,阎魔在别家的结界里,他也明白了为什么晴明会突然唤他出来。

这次没有姑姑她们护着他了,他真的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大天狗眼风里虚虚一扫,扫到角落里神色暗淡的妖狐,顿了一下,心头涌上一阵愧疚感,于是对身边的大妖狐点了点头,朝妖狐所在的角落走过去。大妖狐还未出声阻止,大天狗就离开了,他叹口气转过身去,不再看他大步流星的背影。

他看着窝在角落里仿佛与世隔绝的妖狐,皱起眉头冷冷开口:“就以这个状态去退散妖气吗?”妖狐抬头看了他一眼,竭力掩去眸子里闪过的一丝惊喜,他可不想再与大天狗有过多的接触,远远的看他就好。于是他起身要走,大天狗眯了眯眼睛,一个闪身挡住他:“汝在躲吾。”“没有。”妖狐扭头不看他,“大人,你挡住我了。”

大天狗一愣,趁这个机会妖狐从一旁逃走了。


晴明清点着式神名单,编排退散妖气的队伍,累得满头大汗。妖狐从晴明认真的神情中看出来了,这一次非同小可,一定要认真对待。他也从晴明处得知,这次妖气强大到四星式神都不是对手。

“大天狗,大妖狐,妖狐!”晴明冲闹哄哄的人群里叫了声,“因为你们有蝠翼,我就不给你们安排奶了,你们先进去压一压他们的风头。”

大天狗应声携大妖狐踏入黑雾,妖狐慢慢地跟在后面,无论是动作还是表情都诉说着不情愿。一旁的妖刀姬摸了摸下巴,深以为然。


大天狗不愧是六星式神,他双足点地腾空而起就是一阵羽刃暴风,一招解决了第一回目的妖怪,空气里还回响着妖怪们的惨叫声,他们的肉身却早就消散在风里了。随后的第二回目,依然是大天狗刮起狂风,妖狐和大妖狐清理掉一些杂碎。这样利落的动作和速度,令在战斗中的妖狐都忍不住拍手叫好。

第三回目对他们也造不成什么威胁,不过是小怪的皮厚了点罢了。大天狗的羽刃暴风带走了三个,剩下的三个,一个被大妖狐的五连突带走了,剩下的两个被获得新回合的妖狐解决了。

第四回目大天狗凶狠起来,一阵风就是一阵暴击,他眼里肃杀的神情让妖狐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战。而大妖狐拿到鬼火后争气地突了九下,妖狐用普攻解决了最后的一个,第四回目竟然比第三回目快。随着妖物的消逝,这一方的黑雾退去了,露出湛蓝的天空一角,大天狗和大妖狐相视一笑,一齐踏出了黑雾,妖狐慢慢地跟在后面。

一到外面,大天狗就扳住大妖狐的肩膀,担心地问:“你没受伤吧?”他自动过滤了耳边阴阳师和式神们倒吸气的声音,他们从没有见过退散妖气这么快的一支队伍。大妖狐含笑摇摇头,大天狗舒了一口气。

妖狐自个儿缩回自己的角落,他松开自己一直捂着的右肩。右肩的衣物被鲜血染红,现在已经干了,呈一种触目惊心的暗红色。他小心翼翼地剥开衣物,看见的是一个及其恐怖的伤口。妖狐忍着疼痛从身上翻出一瓶药——那是姑姑先前担心他为他准备的,他一边涂一边倒吸凉气:实在是太疼了。伤口和冬日寒冷的空气相撞,他几乎要晕在角落里。

一波一波的式神进去退散妖气,妖气一点一点减弱,黑雾一点一点散去。看着散去的浓雾,式神们的脸上尽是欣喜之色。晴明紧紧皱着眉头,他感受得到,有一缕霸道的气息隐匿在妖气之中,这气息也没有随着式神的退散减淡,而相对的,森林深处的一处黑雾也久久不散去。这一处一定是最危险的,晴明推断,他把这个发现与其他阴阳师说了,他们听后进入了沉思。

等到黑雾几乎都消散完只剩下森林最深处的雾时,晴明已经选好了最后一支队伍:大天狗、大妖狐、妖刀姬。本想立刻就出发,那妖刀姬却凑近自己的阴阳师耳边说了几句,晴明就决定换了,说是妖刀姬受了点伤,怕是无法发挥出全力。而这时式神们的身上都或多或少地带一点伤,只剩下妖狐看起来最没有事情。

谁说妖刀姬受伤了,妖狐分明看见她朝自己笑了笑。他也不好说自己身上有伤让晴明为难,只好咬牙撑起身子走到大天狗大妖狐旁边。大天狗打量他一眼,直径走入森林深处。妖狐愣了一下,快步跟上去。


这一次进入森林感觉就不一样了,森林里的凉气比之前涨了几倍不止,空气中几乎泛着各样恐怖的哀嚎声、诅咒声,吓得六星的大妖狐生生打了个寒战,大天狗关切地握住他的手。妖狐此刻觉得寒气缠身,即使有衣物也分毫不起作用,右肩的伤口又变本加厉地疼起来,他竭力忍住,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这儿的妖气似乎会吞噬妖力,速战速决。”

大天狗点头默认,眸色一凛——到了。

妖狐、大妖狐随着大天狗一脚踏入那些妖物的领地。妖物一下察觉到他们的气息,循着他们而来。

这一次大天狗就有些吃力了,他的羽刃暴风只是刮掉了他们的半血,看着大妖狐和妖狐勉强收掉了两只。

从前大天狗从不给对方还手的机会,可这一次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大天狗本身承了一击后退几步稳住身形,眼看下一个目标是大妖狐,他一个闪身去挡,叩击叩在他胸口,他闷哼一声。大妖狐不过是扣了血条,皮肉之苦半分没受。妖狐见这一幕,心狠狠地疼了一下,就这么一走神,妖物的叩击正定定叩在他的伤口,疼得他五官几乎扭曲在一起。


一路跌跌撞撞,到第四回目的时候大天狗和妖狐已经遍体鳞伤。而大妖狐不过是衣裳破了几处,全仰仗大天狗几乎是替他挡下了所有攻击,他被大天狗护得十分周全。

妖狐觉得,这寒气和这破天气实在是冻,都冻到他心里边儿了。他心中像是有一百万个兵卒,高举着剑,刺向他心中最薄弱的一处。

第四回目的妖怪戾气十分之重,尤其是中间那个黑气缠身的家伙,他只是跳到妖狐面前一击,妖狐就被他打到血量只剩分毫,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衣服破了,地面与皮肤相撞摩擦的痛感让他瞬间清醒,他咬着牙爬起来,装作没事人一样在嘴角挂上苍白的笑容。

在大天狗看来,那笑容带着刺骨的冰凉。


一番努力后终是只剩下两个妖怪了,妖狐脸上几乎没有血色,旧伤未好再添新伤的疼痛让他备受煎熬。大天狗揩掉嘴角的一丝血,将身后的大妖狐护得紧了。他再一次卷起羽刃暴风,这一次也只收掉了一个残血,那个黑气缠身的家伙不动如山。大妖狐依旧是拿了鬼火就开大,他在那家伙面前不争气了,大招也只是突了两下,而妖狐的普攻完全带不走他。

轮到妖怪的回合了。他的身上戾气暴涨,承了自己所剩的所有妖力朝大妖狐重重一扣,大妖狐躲闪不及,徒劳地睁大眼睛,而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他。大天狗闭上了眼睛。

没有预想的疼痛,怎么可能。自己已经死了吗?

他微微睁开眼,强而刺眼的阳光趁虚而入,周围的黑雾已经散开了,众式神都围在周围,阳光洒落在每个人的肩膀上。

结束了吗?为什么大家都看着自己呢?

大天狗顺着众人的目光一点一点的低下头,看着此刻靠在自己怀中的妖狐。妖狐的胸前有一朵方才绽开的巨大的绚烂的血花,奄奄一息地扯着他的衣服。那眉眼间万分不舍的神情,大天狗似曾相识。

他想起来了。

他到现如今深深爱着的,从来不是大妖狐,而是现在自己怀里的寒霜之花。他为自己付出了那么多、承受了自己那么多恶意,却依然深深、深深地爱着他,他所做的所有动作和表现出的神情,无一不泛着熟悉感。他分明就是自己的爱人啊,为什么自己就这么糊涂呢?

“我要死了吗?”妖狐勉强睁开眼,扯出一个苍白无力的笑容,“挺好的。”


晴明说,死前经历过的所有事情,都会在将死的时候在眼前重现。他从前以为这只是玩笑话,原来这是真的。

他一直到临死时才明白,自己是姑姑她们用妖力召灵魂碎片回来的,他很早以前的死因,也是替大天狗承下致命的一击。那些不时在眼前一闪而过的记忆啊,都是他与大天狗亲身经历过的,是他们共同的回忆啊。


所以他躺在大天狗的怀里会笑,死在他怀里,
带着两世的爱慕和不愿忘却的记忆,
坦然地离开了。

他的这一抹笑,就永远定格在他的嘴角。那一双被平安京人人夸赞的美眸,就这么合上了,再也睁不开了。

他在这世上留给大天狗最后一句话,竟然是,“挺好的”。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