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洱

镜花 叁

【代发已授权.微博原文:傅卿衫】

执笔/傅卿衫

姑姑连续几天被阿爸召去,也不知道去干嘛,神神秘秘的,还不让他跟着,狐狸崽子着实有些郁闷。

她当时是怎么留下来的——她说,大天狗近日来都在结界里,你说不定会遇见他。

然后狐狸崽子就这么傻乎乎的信了,并且留下来了。

可狐狸崽子在庭院的樱花树上打了三天瞌睡,大天狗一次都没遇到。他愈发愈觉得,姑姑骗人真是一把好手。

第四天早晨,狐狸崽子连打瞌睡的心情都没有了。他叫住刚从结界里出来的萤草,问了大天狗为什么不出来这个问题。萤草歪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道:“大天狗大人一直忙着照顾妖狐哥哥,哪有时间出来啊。”

萤草手上的大草晃动着,勾出狐狸崽子一个喷嚏,他挥手告别了萤草,在心里对自己说:刚刚眼睛里面泛出来的泪花,是喷嚏打得太用力挤出来的,同大天狗半分关系没有。

本来一直揣测的美好幻想并且幻想是个粉红泡泡的狐狸崽子,心里的那个粉红泡泡被萤草一句话啪的击碎了,碎得彻底。

他丧了气,垂头坐在樱花树下想心事。


姑获鸟踏着一路月色回来,第一眼就看见神色不振的垂着头坐在庭院里的狐狸崽子,心下一紧:他不会真的见到大天狗了吧。

她转念一想,又不对,见到大天狗怎么会是垂头丧气的呢?

姑获鸟走过去揉了揉狐狸崽子的头,也不懂得什么铺垫,直接开门见山道:“崽,你见到大天狗了?”狐狸崽子嗫嚅一阵,摇了摇头。这一下,姑获鸟知道为什么了。

她无言地揉了揉狐狸崽子的头,被帽帘遮住的眼睛眯了眯,忽然说:“崽,你要长大了。”“啊?”狐狸崽子抬头不解的看了一眼姑获鸟,接收到姑获鸟的眼神示意后莫名其妙地站起身。

一阵夜风吹来,在樱花花瓣被卷得漫天飞舞的时候,狐狸崽子惊讶地发现,自己长高了,而且不是从前的那一点点。他忽地想起之前照镜子的时候,自己的狐狸样子已经慢慢淡化了,取代而之的是一张陌生的人脸。因此,他用面具把自己的脸遮住了。狐狸崽子慌忙低下头摊开手掌,分明是一双人类的手啊。

狐狸崽子略带了一些惊恐,抬头用求救的目光看向姑获鸟。

姑获鸟装作没有看见这个眼神,伸出手接住从树上落下来的完整的一朵樱花,轻声说:“再过不久,你就要觉醒了。”

“会变得强大、漂亮吗?”狐狸崽子怯怯地问。

“会啊。”


漫天璀璨的星辰捧着一轮高高在上的明月,月下是一棵被月光修剪得十分惊艳的樱花树。樱花瓣被突如其来的风吹得漫天起舞,一个狐狸耳朵的式神和一个戴帽子的式神站在一起。晴明从屋子里往外看就是这样一幅画面,他笑了笑,不知道这样的画面又要等多久才能看见了。


夜半三更,狐狸崽子听见一阵飘渺的琴音。分明是没有听过的曲子,却透着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好像是在呼唤它,快点过去,快点过去。

他翻身下床,寻着琴音找去,来到一处僻静的院落。琴声几乎就在面前响了,狐狸崽子试探性地敲了敲门:“有人吗?”没有人回应。狐狸崽子小声说了一句“打扰啦”就推开了门。

门根本就没锁。院子里闪着点点磷光,他揣摩着:这该不会是青行灯姐姐的院子吧,她什么时候学会弹琴了?

就在这时,坐在院前榻上的白发男子猛地一抬头,着实把狐狸崽子吓了个激灵,琴声戛然而止。院子不亮,这人隐于黑暗中,也难怪了崽子看不到。

白发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狐狸崽子,开口唤道:“狐狸?”声音竟透着几分惊喜。

“我是狐狸出身,可我不叫狐狸。”狐狸崽子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你是不是认识我?”“大概……算吧。”白发男子抚住尚在颤动的琴弦,“我是妖琴师。”

狐狸崽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在脑海里飞速搜寻着“妖琴师”。不一会儿大脑反馈:查无此人。他抬起头,借着微弱的磷光打量这个庭院。院里有不少灯笼,因为人不多,就没点几盏,一阵风吹来,平添一份清冷。

狐狸崽子只穿一件里衣,被这阵风勾出一个喷嚏。妖琴师瞥了他一眼:“天冷,回去睡吧。”

这便是很明显又很客气的逐客令了,狐狸崽子点点头就往回走。

一路上他都在琢磨,到了自己的屋子前才悟了。

这个院子,他来过。而且不止一次,不然妖琴师的反应不会那样,熟悉感也不会如此强烈。

就这么想着,跌跌撞撞地走进屋子里,还被床边的板凳绊了一跤,狐狸崽子才躺上床睡了去。


狐狸崽子知道自己终有一天会觉醒,却不料这一天会来得如此之快。

当他刚从睡梦中醒来,就被阿爸拉到他房间里看到神乐大人和觉醒的阵势时,起床气一下烟消云散。他一边感叹姑姑打材料这么快,一边到阵中就位,晴明屋子的门关上了。


一众小式神围在晴明的屋前忐忑不安的等待着,他们在等往日的伙伴狐狸崽子觉醒后会是什么模样。不远处,姑获鸟斜倚在樱花树干上,她表面看着淡定,内心实则也是波涛汹涌的,雪女和阎魔如是。

——虽说她是见过狐狸崽子觉醒,但,那应该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

狐狸崽子还没出来,式神群中就一片轰动。姑获鸟抬了抬眼皮,雪女过去瞧了瞧,再回来肯定地告诉阎魔和姑获鸟:“大天狗大人来了,带着妖狐。”

“他来做什么。”姑获鸟皱皱眉,轻声道。


这个问题妖狐替姑获鸟问了,大天狗瞥了一眼躁动的群众:“过来看看。”

小式神们看见大天狗的出现,犹如平静的水潭被投入了一块石头,激起层层波澜。他们自然是没有见过大天狗这样的大式神,心里好奇极了,同时又觉得狐狸崽子真了不起,能把大天狗大人吸引过来。

“看什么?你认识他?”妖狐拽了拽大天狗的袖子,用折扇挡着脸,“就是上次一起打蛇的那个?”“嗯,一面之缘。”大天狗颔首。


又过了许久,晴明的房门终于“吱呀”开了一条缝,晴明从里面走出来,门虚掩着,狐狸崽子也没有探出头。

小式神们立刻叽叽喳喳犹如枝头上的鸟雀:“狐狸崽子呢?”“不会是失败了吧?”

晴明愉悦地摇摇扇子,道:“他害羞。”

群众一下哗然起来,有不少高呼着“出来吧”,被挤在中间的大天狗皱了皱眉,抓紧了妖狐的手。

晴明拉开房门,却只见神乐一人坐在地上。他微微愣了一愣,神乐瞟了一眼窗户的方向,晴明说着神乐的目光看去。

窗户是开的,狐狸崽子约莫是从这里跑了。


不远处的樱花树下,长着狐狸耳朵的男子脸红到耳朵尖,尾巴有些兴奋地甩着:“大天狗大人来了!”“所以你不从正门出来?”阎魔笑吟吟地看着他,明白了他害羞的原因。

妖狐动了动耳朵,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雪女在空中转了一个圈:“你是一个大式神啦。”

“他能注意到我吧?”妖狐看了一眼正拉着大妖狐的手逆流而行的大天狗,小心翼翼地问。

雪女和阎魔交换了一个眼神,姑获鸟淡淡地下了结论:“能的。”


樱花树后面一道劲风闪过,姑获鸟神色微动,闪身到树后面。那后面只有樱花静静盛放着,偶有花瓣翩然而落,哪有什么人影呢。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