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洱

镜花 柒



【代发已授权.微博原文:傅卿衫】


执笔/傅卿衫


晴明本想走上前去安慰大天狗,却一下怔在了原地。

不光是他,所有的阴阳师和式神们全部愣在了原地。

他们清楚地看见,有两颗豆大的泪珠自大天狗狗的眼眶滚落。他哭的无声,眼泪却凶猛。

有多久没哭了?自他被晴明召唤出来被其他式神欺负默默流过眼泪后,就再也没哭过了。这一次不如被欺负那一次,眼泪却比上次多得多。

眼泪模糊了双眼,他此刻只想看清楚妖狐的脸,忙抬手去擦。这一擦将染了半边脸的血和在一起,生生破坏了那一张清俊的脸。一向注重仪容的大天狗半分不顾怀中妖狐蹭脏了他的衣服,他只想好好搂住他,一点也不肯松。

半晌,大天狗小心翼翼地横抱起妖狐,生怕伤了这朵易碎的花。他站起身,朝庭院的方向走去,围着他的阴阳师和式神们不由自主地给他让了道。大天狗依旧是冷着一张脸叫人看不出他的情绪,但眼角的泪痕出卖了他。

他看不见别人,只认定一条路。他步履坚定,就这么一步一步走回了庭院。其他式神的议论他早就听不清,他此刻只想救怀里的妖狐。


庭院中的姑获鸟正与雪女商议着什么,闻到自门外飘来的血腥味猛地抬起了头,雪女也紧张地看向门。

大天狗抱着气息微弱的妖狐慢慢走进庭院,雪女一眼便看见了浑身是血的妖狐,狠狠地抖了一抖。而姑获鸟的瞳孔骤然缩小,她如一道劲风般挡在大天狗面前,拔出伞剑吼:“你把他怎么了!”

“滚开!”见有人挡了他的路,大天狗怒喝一声,姑获鸟竟被他吼声里夹着的妖气震得退了几退。

眼看两人就要开打了,屋子里的萤草和惠比寿双双探出头来,小声劝道:“不要打了!”大天狗欲要出手,听见这话眼风一扫,萤草的头就往里缩了缩。

他甩开姑获鸟,大步朝惠比寿他们所在的屋子奔去。许是知道自己身上的戾气有些严重,他勉强收敛一点,将怀里的妖狐往惠比寿面前伸了伸。

惠比寿自然知道他要做什么,他战战兢兢地插面鲤鱼旗去探妖狐的生命气象。还未深入一分,他就从鲤鱼身上跌下来跪到了地上,半天不敢起来。

大天狗不可置信地看了惠比寿很久,绕过他直接踹开了门将躲在里面的萤草揪出来,让她为妖狐治疗。萤草战栗着,摇了摇手中的大草。良久,她犹豫着摇了摇头。

大天狗眼里一派滔天的怒气,他正要对萤草出手却被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丹枫秋意给挡下了。丹枫秋意用枫叶护住尚在瑟瑟发抖的萤草,冲大天狗怒道:“不能救就是不能救了,你冲老爷子和她发什么火?又不是她把狐狸打成这样的!你为什么要怪我们,为什么不想想他为什么会这样?!”

大天狗闻言一愣。

此刻自己的火气,真真是没由来的。他凭什么冲他们发脾气?明明害妖狐如此的,是自己啊……

大天狗的心,狠狠地抽了一下。

这时候,怀中的妖狐用力睁开眼睛,轻轻说:“别为难他们,我要死了。”“不会的!”大天狗急切地抱紧他,“一定能救你的,你相信我。”

妖狐似乎笑了一下,不过在大天狗看来他此刻就是扯了扯嘴角:“下次别这么凶啊。”

“我知道……大天狗的声音里带了八分颤抖,两分惧怕,“别睡过去……”“傻狗。”妖狐吐出这么一句,不久后他的妖气就半分感受不到了。

他咽气了。

妖怪是不能轮回的,也就是说,他再也回不来了。

“再也回不来了……”大天狗抱着妖狐的尸体,喃喃道。

HE

“啊啦,也不是没有办法呢。”一个慵懒的女声自门外响起,大天狗抬起通红的眼,是一直在休息的占卜师八百比丘尼。

“你们太吵了。”八百比丘尼摇摇头,无奈地笑着,“他还是可以回来的。”

听了这话,大天狗的眼睛猛地放出光彩,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丹枫秋意却有些丧气地说:“可是八百比丘尼大人,您不是一向有条件的么?”“他们的事我都听说了,这次,就当我日行一善吧。”八百比丘尼挑了挑眉,将自己的魔力散开。大天狗怀里的妖狐一点一点化成紫色的磷光,那是妖狐的灵魂碎片。

原本如一盘散沙的灵魂碎片渐渐合在一起勾出一个狐狸的模样,只是狐狸的左眼处缺了一块。

“啧,”八百比丘尼蹙眉,“他的灵魂碎片,少了一块。”

大天狗眉尖一抽,终究还是没有办法么。

八百比丘尼摊手正打算表示自己爱莫能助,一个拿着一把折扇的身影就出现在门外:“那块灵魂碎片,在我这里。”妖琴师将手中的折扇微微抬高,快步走了进来。

八百比丘尼瞥了一眼那折扇,原来附在折扇上的灵魂碎片就慢悠悠地飘了过来。这灵魂碎片经过大天狗眼前,大天狗一下想起了很多。这灵魂碎片,就是他与妖狐经历过所有事情的记忆。

八百比丘尼让除大天狗以外的人统统出去,大天狗抓住欲要走的妖琴师,问:“折扇怎么会在你那里?”“狐狸第一次死之前他落在我那里了。这里就是他为何后来会半夜来我的院子、觉醒了没有折扇、什么都想不起来的原因。”妖琴师说完,没有半分犹豫地走出了屋子,

大天狗接过八百比丘尼递过来的折扇,扣紧了它。

紫色的魂魄完全融合,霎时间爆发出了强烈的光芒,屋外的妖琴师等都不得不眯起眼睛。


天公作乱,晴朗的日子里忽然刮起一阵风。匆匆赶回来的阎魔在这风中捕捉到了一丝丝暖意。

是不是春天,要来了。

房门嘎吱一声开了,雪女不经意地抬眼,却被这眼前一幕惹得热泪盈眶。

大天狗的脸上还沾着血,衣服上仍有惹眼的血迹。而一只小小的崽子,怀里头抱着一把折扇,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衣服,在他怀里安睡着。

刚刚回来的晴明也被这一幕震惊了,他欲要开口问些什么,却被大天狗打手势阻止了。

别吵醒他啊。

BE

妖狐的身体一点一点消散,几颗晶亮的粉尘却还是不肯随风而逝,它们朝门外飘去。大天狗猛地站起身,绕过还跪在地上的惠比寿追了出去。

那粉尘伴着一缕紫色的风共舞,随后轻轻落到了大天狗的脸上。这像是一个轻柔的吻,小心翼翼又迫不及待。

大天狗愣了一阵,后知后觉地用手去拢,它们却早已消失殆尽了。

有几滴水落在大天狗的发顶,是妖狐的眼泪吗。

大天狗垂下眼帘。


第二天,一向冷静的大天狗向晴明做出了一个一点儿也不冷静的决定。

他依然是晴明的式神,但他恳求他,让他离开这个庭院,出远门去寻找大义。晴明和他都知道,他要出门只不过是去寻找妖狐而已。

他相信,妖狐还活着,只不过活在世界上某一个小小的角落。

对此,晴明默许了。

后来,庭院里再也没出现过大天狗的身影。


妖琴师放下手中的茶杯,歪头问旁边的大妖狐:“你恨他吗?”“不恨。”大妖狐顿了顿,想了一会儿,“小的那一个,我也不恨。”

妖琴师沉吟了一会儿,犹豫着再问道:“那你……爱他吗?”大妖狐金色的眸子眯了眯,忽然莞尔:“爱过。”他俩相视一笑,都懂得对方的心思。

送走大妖狐,妖琴师也失了抚琴的心情,他看着已经在架子上摆放了很久的折扇,叹了一口气。


大天狗此刻还在某一座山里小憩,他闭着眼,手里握着一束花。

如果睁开眼能看见那家伙的笑脸,就送给他吧。

大天狗心想。镜花 柒

执笔/傅卿衫


晴明本想走上前去安慰大天狗,却一下怔在了原地。

不光是他,所有的阴阳师和式神们全部愣在了原地。

他们清楚地看见,有两颗豆大的泪珠自大天狗狗的眼眶滚落。他哭的无声,眼泪却凶猛。

有多久没哭了?自他被晴明召唤出来被其他式神欺负默默流过眼泪后,就再也没哭过了。这一次不如被欺负那一次,眼泪却比上次多得多。

眼泪模糊了双眼,他此刻只想看清楚妖狐的脸,忙抬手去擦。这一擦将染了半边脸的血和在一起,生生破坏了那一张清俊的脸。一向注重仪容的大天狗半分不顾怀中妖狐蹭脏了他的衣服,他只想好好搂住他,一点也不肯松。

半晌,大天狗小心翼翼地横抱起妖狐,生怕伤了这朵易碎的花。他站起身,朝庭院的方向走去,围着他的阴阳师和式神们不由自主地给他让了道。大天狗依旧是冷着一张脸叫人看不出他的情绪,但眼角的泪痕出卖了他。

他看不见别人,只认定一条路。他步履坚定,就这么一步一步走回了庭院。其他式神的议论他早就听不清,他此刻只想救怀里的妖狐。


庭院中的姑获鸟正与雪女商议着什么,闻到自门外飘来的血腥味猛地抬起了头,雪女也紧张地看向门。

大天狗抱着气息微弱的妖狐慢慢走进庭院,雪女一眼便看见了浑身是血的妖狐,狠狠地抖了一抖。而姑获鸟的瞳孔骤然缩小,她如一道劲风般挡在大天狗面前,拔出伞剑吼:“你把他怎么了!”

“滚开!”见有人挡了他的路,大天狗怒喝一声,姑获鸟竟被他吼声里夹着的妖气震得退了几退。

眼看两人就要开打了,屋子里的萤草和惠比寿双双探出头来,小声劝道:“不要打了!”大天狗欲要出手,听见这话眼风一扫,萤草的头就往里缩了缩。

他甩开姑获鸟,大步朝惠比寿他们所在的屋子奔去。许是知道自己身上的戾气有些严重,他勉强收敛一点,将怀里的妖狐往惠比寿面前伸了伸。

惠比寿自然知道他要做什么,他战战兢兢地插面鲤鱼旗去探妖狐的生命气象。还未深入一分,他就从鲤鱼身上跌下来跪到了地上,半天不敢起来。

大天狗不可置信地看了惠比寿很久,绕过他直接踹开了门将躲在里面的萤草揪出来,让她为妖狐治疗。萤草战栗着,摇了摇手中的大草。良久,她犹豫着摇了摇头。

大天狗眼里一派滔天的怒气,他正要对萤草出手却被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丹枫秋意给挡下了。丹枫秋意用枫叶护住尚在瑟瑟发抖的萤草,冲大天狗怒道:“不能救就是不能救了,你冲老爷子和她发什么火?又不是她把狐狸打成这样的!你为什么要怪我们,为什么不想想他为什么会这样?!”

大天狗闻言一愣。

此刻自己的火气,真真是没由来的。他凭什么冲他们发脾气?明明害妖狐如此的,是自己啊……

大天狗的心,狠狠地抽了一下。

这时候,怀中的妖狐用力睁开眼睛,轻轻说:“别为难他们,我要死了。”“不会的!”大天狗急切地抱紧他,“一定能救你的,你相信我。”

妖狐似乎笑了一下,不过在大天狗看来他此刻就是扯了扯嘴角:“下次别这么凶啊。”

“我知道……大天狗的声音里带了八分颤抖,两分惧怕,“别睡过去……”“傻狗。”妖狐吐出这么一句,不久后他的妖气就半分感受不到了。

他咽气了。

妖怪是不能轮回的,也就是说,他再也回不来了。

“再也回不来了……”大天狗抱着妖狐的尸体,喃喃道。

HE

“啊啦,也不是没有办法呢。”一个慵懒的女声自门外响起,大天狗抬起通红的眼,是一直在休息的占卜师八百比丘尼。

“你们太吵了。”八百比丘尼摇摇头,无奈地笑着,“他还是可以回来的。”

听了这话,大天狗的眼睛猛地放出光彩,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丹枫秋意却有些丧气地说:“可是八百比丘尼大人,您不是一向有条件的么?”“他们的事我都听说了,这次,就当我日行一善吧。”八百比丘尼挑了挑眉,将自己的魔力散开。大天狗怀里的妖狐一点一点化成紫色的磷光,那是妖狐的灵魂碎片。

原本如一盘散沙的灵魂碎片渐渐合在一起勾出一个狐狸的模样,只是狐狸的左眼处缺了一块。

“啧,”八百比丘尼蹙眉,“他的灵魂碎片,少了一块。”

大天狗眉尖一抽,终究还是没有办法么。

八百比丘尼摊手正打算表示自己爱莫能助,一个拿着一把折扇的身影就出现在门外:“那块灵魂碎片,在我这里。”妖琴师将手中的折扇微微抬高,快步走了进来。

八百比丘尼瞥了一眼那折扇,原来附在折扇上的灵魂碎片就慢悠悠地飘了过来。这灵魂碎片经过大天狗眼前,大天狗一下想起了很多。这灵魂碎片,就是他与妖狐经历过所有事情的记忆。

八百比丘尼让除大天狗以外的人统统出去,大天狗抓住欲要走的妖琴师,问:“折扇怎么会在你那里?”“狐狸第一次死之前他落在我那里了。这里就是他为何后来会半夜来我的院子、觉醒了没有折扇、什么都想不起来的原因。”妖琴师说完,没有半分犹豫地走出了屋子,

大天狗接过八百比丘尼递过来的折扇,扣紧了它。

紫色的魂魄完全融合,霎时间爆发出了强烈的光芒,屋外的妖琴师等都不得不眯起眼睛。


天公作乱,晴朗的日子里忽然刮起一阵风。匆匆赶回来的阎魔在这风中捕捉到了一丝丝暖意。

是不是春天,要来了。

房门嘎吱一声开了,雪女不经意地抬眼,却被这眼前一幕惹得热泪盈眶。

大天狗的脸上还沾着血,衣服上仍有惹眼的血迹。而一只小小的崽子,怀里头抱着一把折扇,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衣服,在他怀里安睡着。

刚刚回来的晴明也被这一幕震惊了,他欲要开口问些什么,却被大天狗打手势阻止了。

别吵醒他啊。

BE

妖狐的身体一点一点消散,几颗晶亮的粉尘却还是不肯随风而逝,它们朝门外飘去。大天狗猛地站起身,绕过还跪在地上的惠比寿追了出去。

那粉尘伴着一缕紫色的风共舞,随后轻轻落到了大天狗的脸上。这像是一个轻柔的吻,小心翼翼又迫不及待。

大天狗愣了一阵,后知后觉地用手去拢,它们却早已消失殆尽了。

有几滴水落在大天狗的发顶,是妖狐的眼泪吗。

大天狗垂下眼帘。


第二天,一向冷静的大天狗向晴明做出了一个一点儿也不冷静的决定。

他依然是晴明的式神,但他恳求他,让他离开这个庭院,出远门去寻找大义。晴明和他都知道,他要出门只不过是去寻找妖狐而已。

他相信,妖狐还活着,只不过活在世界上某一个小小的角落。

对此,晴明默许了。

后来,庭院里再也没出现过大天狗的身影。


妖琴师放下手中的茶杯,歪头问旁边的大妖狐:“你恨他吗?”“不恨。”大妖狐顿了顿,想了一会儿,“小的那一个,我也不恨。”

妖琴师沉吟了一会儿,犹豫着再问道:“那你……爱他吗?”大妖狐金色的眸子眯了眯,忽然莞尔:“爱过。”他俩相视一笑,都懂得对方的心思。

送走大妖狐,妖琴师也失了抚琴的心情,他看着已经在架子上摆放了很久的折扇,叹了一口气。


大天狗此刻还在某一座山里小憩,他闭着眼,手里握着一束花。

如果睁开眼能看见那家伙的笑脸,就送给他吧。

大天狗心想。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