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洱

镜花 贰


【代发已授权.微博原文:傅卿衫】

执笔/傅卿衫



狐狸崽子近期一直在怀疑,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原因是这样的:别的小式神,吃了几个达摩打几个大蛇就成了大式神,攻击比之前小小个的时候高出几倍不止。而他几乎是每天吃阎魔阿姨带回来的红达摩,却只长高了一点点,就那么一点点。

当狐狸崽子用爪子把这一点点比划给姑获鸟看的时候,姑获鸟又叹了口气,狐狸崽子看不见姑获鸟藏在脑子底下的脸,只好自己揣摩着是不是又惹姑姑生气了。想到这里,他立刻就扯住姑姑的衣角,使劲睁大自己水汪汪的眼睛,想要讨好姑姑。如他所料,姑姑轻笑了一声,蹲下身告诉他:“你同别的式神不一样,你只长高一点点,是因为你身体里蕴含的能量比别人多很多。所以,你没法儿那么快长大。”

他就信了姑姑这段话,实际上姑姑也说的八九不离十了。

他想要快点长大,其实为的不是变强。狐狸崽子听说他长大以后,会变得非常好看,是被誉为阴阳寮四美的其中之一。他在心里甜滋滋地想,变好看了,大天狗大人就会看见自己了吧。

怀着这个甜蜜又沉重的想法,狐狸崽子每天勤加练习技能,渐渐的有了一些起色——不过还是那么丁点高。狐狸崽子这份努力晴明都看在眼里,他眼神复杂地打量了一下狐狸崽子,最终还是带他上阵了。不过这一次,他只是带狐狸崽子去了御魂三层。

是肯定要有大天狗的,结界里的妖狐也算上一个,再带上一个姑获鸟,一只萤草,差不多就可以开始了。大家都是大式神,自然是要照顾着狐狸崽子的,把鬼火全部留给了狐狸崽子。无奈大天狗和姑获鸟的普通攻击实在太强,还没有轮到狐狸崽子这回合就过去了。狐狸崽子有点儿委屈,姑获鸟含了笑,与身后的晴明说了几句,这一次战斗很快就结束了。

狐狸崽子更委屈了,他拽着姑获鸟的衣角委屈巴巴地晃着。还没等他把眼泪挤出来,晴明就离开了,取代而之的是神乐。

“神乐大人?”狐狸崽子歪头看了看身边的姑姑,有些不解。姑姑揉了揉他的头,“让她把回合给你。神乐刷怪快。”“噢……”狐狸崽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再一次踏入了御魂三层的界地。这一次,有了神乐,狐狸崽子就有了秀技能的机会。

不过神乐总是喜欢带一两个好看的式神,她征求了晴明的意见后就直接把结界里的妖狐叫了出来,叫他代替了萤草的位置。

突突突突,一口气,狐狸崽子很争气地突了八下,虽然伤害惨不忍睹——但好歹还是属于狐狸崽子的中上游水平了。姑获鸟眯了眯眼睛,她分明看见一旁的妖狐拿起扇子挡住脸,嗤笑一声。而一旁的大天狗丝毫没有将眼神放到狐狸崽子身上,他一直很关切地看向妖狐。

就在这一瞬间,狐狸崽子突完后对面的鲤鱼精一尾巴就甩了过来,不偏不倚甩在妖狐的脸上。此刻的妖狐全无防备,被甩了个正着。狐狸崽子抬眼看去,大天狗眼睛里燃烧着滔天的怒火。

他抚平妖狐衣服上的皱褶,没有等下一回合,直接用掉了剩下的鬼火。狂风四起羽刃纷飞,就那一个刹那对面所有式神全部退下了。

可见羽刃风暴的威力之大。

从这里狐狸崽子也看出了,大天狗容不得别人碰妖狐的皮毛,一分也不许。他自然是晓得这一点的,只是为什么心会如同针扎一般痛楚呢?

打大蛇的时候姑获鸟注意到,刚刚进来的时候狐狸崽子还兴致勃勃,自从鲤鱼精一尾巴以后他就像霜打的茄子,焉儿了。她垂下眸子想了很久,直到神乐在身后叫着她,她才如梦初醒上去开了大招秒杀八岐大蛇。

出了八岐大蛇的地盘,大天狗立刻打横抱起妖狐要把他送回结界,这一举动让妖狐惊呼一声连连解释自己没事,神乐瞥了一眼拉着狐狸崽子手的姑获鸟,撑伞径自走了。

绕回庭院的路上,狐狸崽子被姑获鸟牵着手跌跌撞撞地走着。他脑子里满是刚刚大天狗充满怒气的眼睛和他打横抱起妖狐的样子,不禁有些失魂落魄。为什么会失魂落魄呢?这个问题他根本就没有想清楚。看样子妖狐和大天狗的关系应该很好,狐狸崽子如此揣摩道。他挑挑拣拣,最终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姑姑,长着狐狸耳朵的哥哥和大天狗大人有什么关系?”

姑获鸟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关系很好。”

狐狸崽子垂下眸子,直到回到了庭院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回到庭院,姑获鸟先让狐狸崽子回去休息,接着刚刚跨出门槛就被雪女拦住了:“他今天表现怎么样?”“他很好。”姑获鸟回答道。阎魔从雪女的身后走出来,颇怀疑地说:“可是他好像看起来并不是很高兴。”

姑获鸟再一次从鼻子里冷冷地哼出一声,就这么一声哼,让雪女和阎魔都猜出了七八分。

“神乐大人让妖狐上阵?”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阎魔有些惊讶地问。这个问题并没有得到回答,阎魔向旁边的雪女递了个眼神。雪女蹙着眉,抬眼看向头顶高耸入云的樱花树。

太阳西斜,红色的光芒穿过层层叠叠的樱花瓣映在雪女的眼睛里,天地间仿若都是夕阳的颜色。

“崽今天早晨问我,他为什么长得不太大。”沉默了很久的姑获鸟忽然开口。

阎魔抬了抬眉毛:“你告诉他了?”

姑获鸟轻笑一声:“怎么会,我搪塞过去了。怎么可能会是他天生比别人厉害,只不过他是灵魂碎片拼成的,所以生长速度比别人慢得多罢了。”

雪女忽然想起什么,皱眉问道:“他是不是还有一部分灵魂碎片没有找回来?”

“找不回来,他就什么都想不起来。”阎魔耸耸肩,“这样也挺好的。”

“是,这样也挺好的。”姑获鸟重复了一遍阎魔的话,嘀嘀咕咕地回了自己的庭院,去看看狐狸崽子。阎魔也起身同雪女告了别,说是要把打来的达摩整理整理看看喂给哪几个小式神。

庭院里就剩下雪女一个人了,她静静地看了一眼结界的方向,头也不回地走了。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