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洱

镜花

镜花

【代发已授权.原文微博:傅卿衫】

执笔/傅卿衫

“大天狗大人,你回头看看小生吧,小生就快要不喜欢你啦。”


当小狐狸崽子被姑姑牵回寮里的时候,寮里一下就炸开了。

当然,仅限于老式神。

寮里早就有妖狐了,也有大天狗,他俩几乎是天天腻在一起,到哪儿都能看见大天狗护妻的身影。

可是那一个妖狐……不说也罢。


寮里总能见到妖狐调戏小姑娘的身影,今天摸一摸萤草的头,明天揉一揉山兔的脸。

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


狐狸崽子没来过这个地方,见什么都觉得新奇。姑姑蹲下身将他的头揉了一揉,正欲开口说话,被边上一个很冷的漂亮姐姐制止了。很冷的漂亮姐姐递了旁边乘云的阿姨一个眼神,乘云的阿姨就从身后掏出了一个红蛋递给他。

“吃吧。”乘云的阿姨和善地对他笑着。

他望着这个比他只小一点点的红蛋,得到姑姑的允许之后一口一口、斯斯文文地吃起来。

“大天狗大人他……真的不要紧吗?”这个时候,很冷的漂亮姐姐开口说话了。在他一旁的姑姑似乎微微带了一点怒气,冷冷道:“任他开心。”乘云的阿姨没接话,只是眼神复杂地看着他,看得他打了一个激灵。

他总觉得,这里有一段过往,而且,同他有关。


就在狐狸崽子啃食达摩的时候,刚刚从八岐大蛇处回来的大天狗经过他身边。大天狗偶然一眼瞥到他,开口,是一把清清淡淡的好嗓音:“哪里来的小狐狸崽?”“合……”阎魔欲要开口,被姑获鸟打断了:“阿爸抽卡来的。”大天狗点了点头:“需要我带么?”“不需要。”雪女本就冷的声音被她压得更冷,微微带了些寒意地回答。

此时,从结界里被阿爸叫出来的妖狐轻轻笑着拍了拍大天狗的肩膀,大天狗本来面无表情的脸一下就变得宠溺起来,吻了吻他的脸颊就将他抱起来,展开羽翼飞上高空。

多甜蜜的一幕,只是姑获鸟、雪女和阎魔刚刚还算和煦的脸一下子就结满了冰碴子。狐狸崽子觉得很不解,他可是觉得他对刚刚那个长翅膀的哥哥有一种莫名的熟悉和好感啊。

“崽,走了。”雪女清冷的声音响起,欲要伸手过来的她硬生生把手截了回去,改姑获鸟将他小小的爪子纳在掌心里。“姑姑,我今天住在哪里?”狐狸崽子脆生生地问,若是旁人听到了定是被可爱得化成一滩泥,姑获鸟却叹了一口气,低低地说:“住我那里吧。”

待姑获鸟将狐狸崽子安顿好了,望着自己的庭院神情复杂,低语道:“你原本住的院子如今已经被他占了……你记得也好,最好忘掉……他,大概是不会再想起你了……”


第二天早上,庭院里冷冷清清。狐狸崽子早就知道姑姑要带其他小式神去打大蛇,雪女姐姐去结界突破了,而阎魔阿姨则在刷达摩,唔,大概是那个红蛋吧。

阳光很好,狐狸崽子甩着尾巴在庭院里的草地上打了一个滚,沾了一身的草屑。地上有几根黑色的羽毛,狐狸崽子颠颠跑过去捡起来放在手心里把玩,忽然想起来昨天见到长翅膀的哥哥翅膀上的羽毛好像就是这个颜色的。

玩够了,他就爬到庭院那棵参天大树上去,懒洋洋地趴在上边打盹儿。这盹儿他只要是打着了,就向来不容易醒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其他式神都不会。

接近午时,大天狗落在院子里。看见树上垂下来的尾巴,以为是妖狐坐在树上,就蹑手蹑脚地走过去,不承想看见了狐狸崽子。树影斑驳,阳光被叶子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均匀地洒落在狐狸崽子身上,好像太阳专宠他一只,在他身上倾注的比别人更多。

大天狗眯了眯眼,伸手小心翼翼地抚摸了这只狐狸崽子的头。他恍然想起,在自己失明之前,他的爱人也可以化成一只狐狸崽子,钻到他怀里讨他欢喜。如今这只妖狐受了伤在结界里养着,这个时候寮里竟然来了一只同他十分相像的狐狸崽子,是令他爱不释手。

狐狸崽子在梦里打了个喷嚏,将耳朵抖了一抖翻过身去。大天狗将手收回来,将怀里抱着的红达摩送去了结界。


一向在梦中睡得十分沉的狐狸崽子在大天狗转身走出去不远的时候醒了,他朦朦胧胧地看见大天狗的背影与阳光交汇在一起,宛如天神降临。他抽动鼻子,发现周身都是他的气味,坐起来揉揉眼睛,将地上黑色的羽毛一概收拾了藏在怀中。

大天狗从这一天开始,成了他所崇拜的人。


式神的聚会,因为狐狸崽子太小了没人带,姑获鸟只好把他带在身边。当姑获鸟牵着他的手走到一众老式神面前时,他初到寮里的情形又重现了。

先是一片沉默,然后就炸开了。

三尾狐脸色竟然带着许久不见的惊喜,拉着雪女问:“他回来了?是他?”“是。”雪女颔首,“不过通过灵魂碎片补全的,他的记忆,所有的妖力,全部消失了。”“他回来便好。”边上的跳跳哥哥不以为然,拍了拍狐狸崽子的头。

“姑姑,他们在说什么呀?”狐狸崽子歪着头听了好半天也没听懂,只听出话题是关于他的,只好抬头问身边的姑获鸟。姑获鸟摇了摇头,松开他去桌上拿了一块糕点,蹲下堵住了他的嘴。
“大天狗大人,也是糊涂。”

等狐狸崽子专心致志啃完糕点,这个话题就告一段落了。狐狸崽子却不愿善罢甘休,扯了扯旁边三尾狐的裙摆:“大天狗,是不是那个长翅膀的哥哥?”“是,你怎么,认得他?”三尾狐似乎是吃了一惊,这一句话引来老式神们的注意,他们纷纷把目光投向三尾狐和狐狸崽子。

“也不算是……嗯……我只是对他有很熟悉的感觉。”狐狸崽子被目光注视得不大舒服,支支吾吾地说了。姑获鸟把目光从不远处池塘里的荷花上收回来,闭了闭眼睛。

即便是破碎了灵魂,丢失了记忆,还是忘不掉吗?

清风拂过小池塘送来一阵荷花香,狐狸崽子吸了吸鼻子,好香啊。
镜花

执笔/傅卿衫

“大天狗大人,你回头看看小生吧,小生就快要不喜欢你啦。”


当小狐狸崽子被姑姑牵回寮里的时候,寮里一下就炸开了。

当然,仅限于老式神。

寮里早就有妖狐了,也有大天狗,他俩几乎是天天腻在一起,到哪儿都能看见大天狗护妻的身影。

可是那一个妖狐……不说也罢。


寮里总能见到妖狐调戏小姑娘的身影,今天摸一摸萤草的头,明天揉一揉山兔的脸。

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


狐狸崽子没来过这个地方,见什么都觉得新奇。姑姑蹲下身将他的头揉了一揉,正欲开口说话,被边上一个很冷的漂亮姐姐制止了。很冷的漂亮姐姐递了旁边乘云的阿姨一个眼神,乘云的阿姨就从身后掏出了一个红蛋递给他。

“吃吧。”乘云的阿姨和善地对他笑着。

他望着这个比他只小一点点的红蛋,得到姑姑的允许之后一口一口、斯斯文文地吃起来。

“大天狗大人他……真的不要紧吗?”这个时候,很冷的漂亮姐姐开口说话了。在他一旁的姑姑似乎微微带了一点怒气,冷冷道:“任他开心。”乘云的阿姨没接话,只是眼神复杂地看着他,看得他打了一个激灵。

他总觉得,这里有一段过往,而且,同他有关。


就在狐狸崽子啃食达摩的时候,刚刚从八岐大蛇处回来的大天狗经过他身边。大天狗偶然一眼瞥到他,开口,是一把清清淡淡的好嗓音:“哪里来的小狐狸崽?”“合……”阎魔欲要开口,被姑获鸟打断了:“阿爸抽卡来的。”大天狗点了点头:“需要我带么?”“不需要。”雪女本就冷的声音被她压得更冷,微微带了些寒意地回答。

此时,从结界里被阿爸叫出来的妖狐轻轻笑着拍了拍大天狗的肩膀,大天狗本来面无表情的脸一下就变得宠溺起来,吻了吻他的脸颊就将他抱起来,展开羽翼飞上高空。

多甜蜜的一幕,只是姑获鸟、雪女和阎魔刚刚还算和煦的脸一下子就结满了冰碴子。狐狸崽子觉得很不解,他可是觉得他对刚刚那个长翅膀的哥哥有一种莫名的熟悉和好感啊。

“崽,走了。”雪女清冷的声音响起,欲要伸手过来的她硬生生把手截了回去,改姑获鸟将他小小的爪子纳在掌心里。“姑姑,我今天住在哪里?”狐狸崽子脆生生地问,若是旁人听到了定是被可爱得化成一滩泥,姑获鸟却叹了一口气,低低地说:“住我那里吧。”

待姑获鸟将狐狸崽子安顿好了,望着自己的庭院神情复杂,低语道:“你原本住的院子如今已经被他占了……你记得也好,最好忘掉……他,大概是不会再想起你了……”


第二天早上,庭院里冷冷清清。狐狸崽子早就知道姑姑要带其他小式神去打大蛇,雪女姐姐去结界突破了,而阎魔阿姨则在刷达摩,唔,大概是那个红蛋吧。

阳光很好,狐狸崽子甩着尾巴在庭院里的草地上打了一个滚,沾了一身的草屑。地上有几根黑色的羽毛,狐狸崽子颠颠跑过去捡起来放在手心里把玩,忽然想起来昨天见到长翅膀的哥哥翅膀上的羽毛好像就是这个颜色的。

玩够了,他就爬到庭院那棵参天大树上去,懒洋洋地趴在上边打盹儿。这盹儿他只要是打着了,就向来不容易醒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其他式神都不会。

接近午时,大天狗落在院子里。看见树上垂下来的尾巴,以为是妖狐坐在树上,就蹑手蹑脚地走过去,不承想看见了狐狸崽子。树影斑驳,阳光被叶子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均匀地洒落在狐狸崽子身上,好像太阳专宠他一只,在他身上倾注的比别人更多。

大天狗眯了眯眼,伸手小心翼翼地抚摸了这只狐狸崽子的头。他恍然想起,在自己失明之前,他的爱人也可以化成一只狐狸崽子,钻到他怀里讨他欢喜。如今这只妖狐受了伤在结界里养着,这个时候寮里竟然来了一只同他十分相像的狐狸崽子,是令他爱不释手。

狐狸崽子在梦里打了个喷嚏,将耳朵抖了一抖翻过身去。大天狗将手收回来,将怀里抱着的红达摩送去了结界。


一向在梦中睡得十分沉的狐狸崽子在大天狗转身走出去不远的时候醒了,他朦朦胧胧地看见大天狗的背影与阳光交汇在一起,宛如天神降临。他抽动鼻子,发现周身都是他的气味,坐起来揉揉眼睛,将地上黑色的羽毛一概收拾了藏在怀中。

大天狗从这一天开始,成了他所崇拜的人。


式神的聚会,因为狐狸崽子太小了没人带,姑获鸟只好把他带在身边。当姑获鸟牵着他的手走到一众老式神面前时,他初到寮里的情形又重现了。

先是一片沉默,然后就炸开了。

三尾狐脸色竟然带着许久不见的惊喜,拉着雪女问:“他回来了?是他?”“是。”雪女颔首,“不过通过灵魂碎片补全的,他的记忆,所有的妖力,全部消失了。”“他回来便好。”边上的跳跳哥哥不以为然,拍了拍狐狸崽子的头。

“姑姑,他们在说什么呀?”狐狸崽子歪着头听了好半天也没听懂,只听出话题是关于他的,只好抬头问身边的姑获鸟。姑获鸟摇了摇头,松开他去桌上拿了一块糕点,蹲下堵住了他的嘴。
“大天狗大人,也是糊涂。”

等狐狸崽子专心致志啃完糕点,这个话题就告一段落了。狐狸崽子却不愿善罢甘休,扯了扯旁边三尾狐的裙摆:“大天狗,是不是那个长翅膀的哥哥?”“是,你怎么,认得他?”三尾狐似乎是吃了一惊,这一句话引来老式神们的注意,他们纷纷把目光投向三尾狐和狐狸崽子。

“也不算是……嗯……我只是对他有很熟悉的感觉。”狐狸崽子被目光注视得不大舒服,支支吾吾地说了。姑获鸟把目光从不远处池塘里的荷花上收回来,闭了闭眼睛。

即便是破碎了灵魂,丢失了记忆,还是忘不掉吗?

清风拂过小池塘送来一阵荷花香,狐狸崽子吸了吸鼻子,好香啊。

评论(1)

热度(39)